博狗黑钱吗

  • <tr id='n2Rawl'><strong id='n2Rawl'></strong><small id='n2Rawl'></small><button id='n2Rawl'></button><li id='n2Rawl'><noscript id='n2Rawl'><big id='n2Rawl'></big><dt id='n2Rawl'></dt></noscript></li></tr><ol id='n2Rawl'><option id='n2Rawl'><table id='n2Rawl'><blockquote id='n2Rawl'><tbody id='n2Raw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2Rawl'></u><kbd id='n2Rawl'><kbd id='n2Rawl'></kbd></kbd>

    <code id='n2Rawl'><strong id='n2Rawl'></strong></code>

    <fieldset id='n2Rawl'></fieldset>
          <span id='n2Rawl'></span>

              <ins id='n2Rawl'></ins>
              <acronym id='n2Rawl'><em id='n2Rawl'></em><td id='n2Rawl'><div id='n2Rawl'></div></td></acronym><address id='n2Rawl'><big id='n2Rawl'><big id='n2Rawl'></big><legend id='n2Rawl'></legend></big></address>

              <i id='n2Rawl'><div id='n2Rawl'><ins id='n2Rawl'></ins></div></i>
              <i id='n2Rawl'></i>
            1. <dl id='n2Rawl'></dl>
              1. <blockquote id='n2Rawl'><q id='n2Rawl'><noscript id='n2Rawl'></noscript><dt id='n2Raw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2Rawl'><i id='n2Rawl'></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文章閱讀

                你是如此可愛而殘忍

                2016年08月09日 11:44:588460

                你是如此可愛而殘忍


                如琢如磨

                讀朱生豪先生的情書,不得不承認這是世上最會說情話的人。單單對愛人宋清如的稱呼就有幾十種:阿姊、傻丫頭、青女、無比的好人、寶貝、小鬼頭、昨夜的夢、宋神經、小妹妹、哥兒、清如我兒、女皇陛下……信的落款署名更是一絕:你腳下█的螞蟻、傷心的保羅、快樂的亨利、醜小鴨、和尚、絕望者、阿彌陀佛、蚯蚓、魔鬼的叔父、哺乳類脊椎動物之一、牛魔王等等。唯有相知相許的倆人,才能如此坦誠毫無顧忌。有個人能寫信的愛人,是一種幸福。





                第082封·喪氣

                /朱生豪 圖/韓國插畫師Daseotsi

                本文選自《朱生豪情書全集》


                好人:


                你簡直是殘忍,一天難挨█過似一天,今天我蔔過仍不會有你的信來。我渴望擁抱你,對你說一千句溫柔的蠢話,然這樣的話只能在紙上我才好意思寫寫,即使在想象中我見了你也將羞愧而低頭,你是如此可愛而殘忍。


                我決定這封信以情書開頭,因此就有如上的話,但這寫法於我不大合適,雖則我是真▓的愛你,如同我應該愛你一樣。


                如果到三十歲我還是這樣沒出息,我真非自殺不可。所謂有出息不是指賺三百塊錢一月,有地位有名聲這些。常常聽到人贊嘆地或感慨他說,“什麽人什麽人現在很得法了”,我就不眼紅那種得法,我只要能自己覺得並不無聊就夠了。


                像現在的█樣子,真令人喪氣。讀書時代自己還有點自信和驕矜,而今這些都沒有了,自己討厭自己的平凡卑▓俗,正如討厭別人的平凡卑俗一樣,趣味變得低級了,感覺也變滯鈍了。從前可以憑著半生不熟的英文讀最艱澀的 Browning的長詩,而得到無限的感奮,現在見了詩便頭痛,反之有時看到了那些傻又蠢氣的電影,倒要流流眼淚,那時我便要罵我自己“你看看你這個無聊的家夥,有什麽好使你感動的呢,那些無靈魂的機械式的表演?”真的我並不曾感動,然而我卻感動了。


                一個人可以和妻子離婚,但永遠不能和自己脫離關系,我是多麽討厭和這個無聊的東西天天住在一個軀殼裏!如果我想逃到你的身邊,他仍然緊跟著我,因此我甚至不敢來看你,因為不願帶著他來看你。我多麽想回到我們在一處作詩(不管是多麽幼稚)的“古時候”,我一生中只有那一年是真的快樂,真的滿足,滿足自己也滿足世界,除了太過渺茫了的我的童年,那還是太古以前的事,幾乎是不復能記憶了。


                你知道火爐會使人臉孔變慘白,但你不知道人即使在火爐旁也會凍死的,如果有人不理他。杭州已下雪了,這裏只有雨,那種把人靈魂沾滿了泥濘的雨。冬天唯一的好處是沒有臭蟲,夜裏可以做夢,雖然我的夢也生了銹了。


                寄與你一切的思慕。

                朱兒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