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网址

  • <tr id='WeCTjv'><strong id='WeCTjv'></strong><small id='WeCTjv'></small><button id='WeCTjv'></button><li id='WeCTjv'><noscript id='WeCTjv'><big id='WeCTjv'></big><dt id='WeCTjv'></dt></noscript></li></tr><ol id='WeCTjv'><option id='WeCTjv'><table id='WeCTjv'><blockquote id='WeCTjv'><tbody id='WeCTj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eCTjv'></u><kbd id='WeCTjv'><kbd id='WeCTjv'></kbd></kbd>

    <code id='WeCTjv'><strong id='WeCTjv'></strong></code>

    <fieldset id='WeCTjv'></fieldset>
          <span id='WeCTjv'></span>

              <ins id='WeCTjv'></ins>
              <acronym id='WeCTjv'><em id='WeCTjv'></em><td id='WeCTjv'><div id='WeCTjv'></div></td></acronym><address id='WeCTjv'><big id='WeCTjv'><big id='WeCTjv'></big><legend id='WeCTjv'></legend></big></address>

              <i id='WeCTjv'><div id='WeCTjv'><ins id='WeCTjv'></ins></div></i>
              <i id='WeCTjv'></i>
            1. <dl id='WeCTjv'></dl>
              1. <blockquote id='WeCTjv'><q id='WeCTjv'><noscript id='WeCTjv'></noscript><dt id='WeCTj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eCTjv'><i id='WeCTjv'></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故事

                白月光·月光

                2016年05月25日 23:49:397700

                每個人,都有一段悲傷。
                               ——《白月光》

                月光是一個女人,年齡不詳。
                她很早就在這個區了,但是始終朋友不多,只有兩三個,她的朋友也會離開,少了一個,又會補充進一個,所以,雖然朋友的數量並不少,但是同時存在的,還是只有兩三個。

                她的朋友也都是些小人物,對月光來說,這樣的交往,安心、平和、沒有市儈浮華,很好,符合她的審美。自然,這樣的朋友圈,存在於任何地方,很尋常,正應了物以類聚那句老話。如果,沒有乘風的出現,那麽,月光的怡然自得的亚游,也許會長長久久地持續下去。

                但是,世上偏偏有“但是”二字的存在,所以,乘風,到底還是出現了。

                帶他來的,是小桃。
                小桃是月光新結識的好友,兩個人有相差無幾的生活經歷,相差無幾的亚游經歷,不同的是月光從未轉區,而小桃則因情傷,剛從另一片瑪法大陸遁逃而來。

                小桃是怎麽認識乘風的,就像一個謎。
                乘風是區內有名的浪蕩子,以放蕩不羈而著稱,而小桃以新人的身份,居然與乘風一見如故,就像一個蹩腳的故事,讓人有點納罕。
                不僅如此,小桃還將乘風介紹給月光認識,她說,他看起來是個壞人,實則不是,就像很多人看起來是個好人,其實呢,不過是衣冠禽獸。
                乘風點頭,接上去說,我不過是好的不太明顯罷了。
                月光對乘風很熟悉,每晚都有他藍色或紅色的刷屏,誰能不知道他呢!這個好戰又濫情的浪子。

                乘風在不PK不泡妞的時候,會和月光聊一聊,區內的很多舊人舊事,新人一無所知,但是月光是誰?開服就進入的老人,怕也沒幾個了吧。
                說那些舊事的時候,乘風的態度沒有油滑與不羈,當兩個人追憶某個叱咤一時卻悄然隱退的故人之後,他總會嘆口氣,說,月光,我們記得他們,當我們離開之後,又有誰會記得我們呢?
                月光則輕笑,記得我的,也許不會有,記得你的,總會有不少人的。
                她不過是戲謔,他卻認了真,追問:你會記得我嗎,月光?
                月光隨口應道,會的,我會。

                乘風是不結婚的,他有很多老婆,卻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銘刻上他的名字。有一晚,乘風連續PK了五六個小時之後,疲憊不堪地回到莊園,他如期見到月光,突然開口道:月光,不如我們結婚吧。
                月光有點啼笑皆非,兩個本無交集的人,因為一個共同的朋友而結識,又因為共同的回憶而有了有限的共同語言,這樣的關系,就能維系婚姻,哪怕只是遊戲婚姻?
                她突然想起小桃,很奇怪的,小桃已經很久沒上線過了,久到什麽時間呢?她在努力想上次見到小桃是什麽時候,卻被乘風的一句話打斷:月光,其實我認█識你很久了,小桃,是我為了和你認識而建的小號……
                乘風還說了些別的,月光卻沒留意,她自己的思緒已經飛得很遠。

                原來,原來如此——
                難怪乘風絕口不提任何有關月光的往事,以他對舊亚游的記憶,又怎會不知月光的過往?
                那些已然模糊,卻刻骨銘心的記憶——她的一笑傾城,再笑傾國的過去。月光很清醒地明白,對那些過去,乘風是一個見證者。
                但是,乘風還是不懂,月光選擇了褪去繁華,就是為了遺忘那些繁華過後的傷痕,他是聰明人,又何必提起呢?
                過去的,就過去吧,她寧願做一個被遺忘者。

                月光有一段時間沒有上線,並非因為乘風給她的困擾,原因很簡單——她病了很長時間,疲倦的只想擁著棉被看窗外浮雲聚散。
                等她上線時,乘風卻不見了。
                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裏,甚至連敵人都用藍字或紅字詢問了,那個嬉笑怒罵、放蕩不羈的好戰分子,到哪去了呢?整個瑪法大陸都仿佛寂寞了。

                瑪法很大,夜很深,深的看不見月光的存在。
                她突然想到,也許,每一夜都是有月光的,在雲之上,心之上,誰又能說沒有月光呢?
                月光聽說,瑪法大陸,又會有晝夜的轉換了,記得早年間,並非現在的永晝,而是有黑夜的,需要蠟燭火把照明,那麽,時代經過一個回環,又轉回來了。只是,不知道流年的轉換,是否能轉回來呢?
                月光在突然之間,想念乘風,很想,但是,僅此而已。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