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亚洲版

  • <tr id='1tP5Ng'><strong id='1tP5Ng'></strong><small id='1tP5Ng'></small><button id='1tP5Ng'></button><li id='1tP5Ng'><noscript id='1tP5Ng'><big id='1tP5Ng'></big><dt id='1tP5Ng'></dt></noscript></li></tr><ol id='1tP5Ng'><option id='1tP5Ng'><table id='1tP5Ng'><blockquote id='1tP5Ng'><tbody id='1tP5N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tP5Ng'></u><kbd id='1tP5Ng'><kbd id='1tP5Ng'></kbd></kbd>

    <code id='1tP5Ng'><strong id='1tP5Ng'></strong></code>

    <fieldset id='1tP5Ng'></fieldset>
          <span id='1tP5Ng'></span>

              <ins id='1tP5Ng'></ins>
              <acronym id='1tP5Ng'><em id='1tP5Ng'></em><td id='1tP5Ng'><div id='1tP5Ng'></div></td></acronym><address id='1tP5Ng'><big id='1tP5Ng'><big id='1tP5Ng'></big><legend id='1tP5Ng'></legend></big></address>

              <i id='1tP5Ng'><div id='1tP5Ng'><ins id='1tP5Ng'></ins></div></i>
              <i id='1tP5Ng'></i>
            1. <dl id='1tP5Ng'></dl>
              1. <blockquote id='1tP5Ng'><q id='1tP5Ng'><noscript id='1tP5Ng'></noscript><dt id='1tP5Ng'></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tP5Ng'><i id='1tP5Ng'></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故事

                白月光·乘風

                2016年05月25日 23:49:577960

                每個人,都有一段悲傷。
                               ——《白月光》

                我認識月光,有不少年頭了。
                她成名很早,那時整個瑪法大陸,穿霓裳的女法師不過三個,而她,是其中之一。她在行會的封號是三朵█金花。這封號▓俗不可耐,但是,三個紅衣蹁躚的女子站在一起,你能想得出的封號,好像就屬這個最為貼切。

                她是我進入亚游後,第一個喜歡的女孩。
                但是我也只能把這份喜歡埋在心底,因為她有男友,兩人同進同出,形影不離,是出了名的一對情侶。

                有一次我正在蜈蚣洞艱難練級,看到一群人在行會聊天裏調侃,說無論走到哪,都能看到他倆躲在一邊說情話,原來他們正在桃源等著刷天魔。人們說的熱熱鬧鬧,那兩人也許說了白字回應,總之我看不到。

                守城的時候,激戰的間隙,我守在臺階上,偶爾一回頭,看到月光和男友並肩站在皇宮二樓,我知道在情人的眼中看不到其他,更何況我是如此的渺小。但是那一瞬間的驚艷,深深銘刻進我的記憶之中,無論什麽時候想起,我都記得她明艷無雙的樣子。

                後來,跟所有的愛情故事一樣,無論多麽相愛,也無法阻止分開。不知是什麽原因讓那個男人另覓新歡,因那個男人的轉身,她不再是眾人呵護的公主,變為普通路人。是的,女人因愛她的是什麽人而矜貴,這是個無比現實的社會。

                她從此沈寂。

                沈寂的她少了那份懾人的神采,有一次迎面遇見,我竟然未曾留意。
                轉身時,我下意識地回頭,突然發現自己所愛的那個月光,與眼前這個女子,分明是兩樣的。
                就是從那之後吧,我放浪形骸,醉生夢死,以追逐各不相同的女人為樂。我很想知道,當初讓我著迷的女子,還會不會重新出現。

                我的等級裝備與名氣,逐漸接近區內的權利中心。在那樣烈火烹油鮮花著錦的日子裏,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根本看不到月光的存在,我不曾去關註她是留下,還是離開,總之,都在我的世界之外。

                是從什麽時候月光又闖入我的世界?
                我記不清了。
                也許是那次我在莊園正與兩三個女人打情罵俏,突然余光發現一個白色身影一閃而過,不正是月光嗎?她還在這區?
                不知出於什麽心理,我竟丟下那三個女人,而跟了過去。也許是想了解,這麽多年,她的過往吧?
                她卻一晃就消失在了莊園擁擠的人群中。

                再見到她,是在酒館二樓。
                她跟幾個朋友閑聊著,我沒有留意她們聊了些什麽,但是心無端一動。
                我建了個女號,跟她做起了朋友。
                其實我並沒有想怎樣,只是突然發現,我並不了解當初全盛時期的她,反倒是眼前這▓個平凡的女子,讓我再次淪陷。

                我用自己的女號,介紹自己給她認識。
                她的反應很平淡,仿佛人來人往,都是尋常。但她也並不拒絕我的接近。我們聊些陳年往事,唯獨不談我們自己。
                我很清楚的知道,對過去那些事情,她沒忘,我也沒忘。雖然我們的記憶並不相同。

                有一晚,因為疲憊,因為夜深,因為心神的恍惚,我脫口而出:月光,不如我們結婚吧。這句話,十年前就在我的心底,這一刻,終於說了出來。
                隔著時光,我莫名感傷。
                她一直沈默,不知想些什麽,我索性將一切坦白:月光,其實我認識你很久了,小桃,是我為了和你認識而建的小號……

                我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月光就不再出現。
                一天又一天過去,我突然頓悟,她的蟄伏,只是要做一個被遺忘者。而我的出現,促使她的離開。如此說來,無論怎樣,月光始終都不會是我的月光了。不知怎的,我明白這些,心中也不甚難過,只是覺得很疲倦,倦的亚游也沒有退,就直接切斷了電腦電源。

                從那之後,我再沒有上過亚游。
                月光,終究照在別人心上。


                上一篇: 白月光·月光

                下一篇: 赤月·記憶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