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来电游f1

  • <tr id='b3AChg'><strong id='b3AChg'></strong><small id='b3AChg'></small><button id='b3AChg'></button><li id='b3AChg'><noscript id='b3AChg'><big id='b3AChg'></big><dt id='b3AChg'></dt></noscript></li></tr><ol id='b3AChg'><option id='b3AChg'><table id='b3AChg'><blockquote id='b3AChg'><tbody id='b3ACh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3AChg'></u><kbd id='b3AChg'><kbd id='b3AChg'></kbd></kbd>

    <code id='b3AChg'><strong id='b3AChg'></strong></code>

    <fieldset id='b3AChg'></fieldset>
          <span id='b3AChg'></span>

              <ins id='b3AChg'></ins>
              <acronym id='b3AChg'><em id='b3AChg'></em><td id='b3AChg'><div id='b3AChg'></div></td></acronym><address id='b3AChg'><big id='b3AChg'><big id='b3AChg'></big><legend id='b3AChg'></legend></big></address>

              <i id='b3AChg'><div id='b3AChg'><ins id='b3AChg'></ins></div></i>
              <i id='b3AChg'></i>
            1. <dl id='b3AChg'></dl>
              1. <blockquote id='b3AChg'><q id='b3AChg'><noscript id='b3AChg'></noscript><dt id='b3AChg'></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3AChg'><i id='b3AChg'></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故事

                淺夢微醺

                2016年05月25日 23:50:347380

                兩個人因為很偶然的機會相識了,又因為很巧合的一些共同點而互生好感。
                短短的四▓天時間,就好像認識了四年,甚至更長。
                她記得一句詞:白頭如新,傾蓋如故。說的就是此情此景吧。

                兩個人都向對方邁了一步,這一步,對各自來說,是那樣的漫長。
                在他,是舊日情愫仍縈繞在心。
                在她,是經年的淡漠已然成為習慣。
                但是,不管怎樣,兩個人因為互相靠近了那麽一點點,而讓彼此變得安心和溫暖。

                在別人面前,她是驕傲的。
                唯獨在他面前,唯恐自己不夠好,抑或不如他想象中的好。
                是的,他的優秀毋庸置疑。
                她對遊戲的態度是隨意的,裝備、級別、名氣,都是流雲,最珍貴的,不過是真心人的陪伴。她自06年之後,再沒有投入的遊戲過,瑪法雖關情,卻是別人的情節與故事,萬丈紅█塵中,她寧願做一個看客,或是過客。
                100多個區,她幾乎走遍了。只是不知道,誰記住了她,她又記住了誰。
                不是不想在某個區某個服某個行會安定下來,但是,沒有一個人可以讓她停止流浪。

                她從來沒有想過會遇到他這樣的男人,他的優秀,大大超過了她的預期。
                她沒有奢望過的,他卻都做到了,細心、耐心、不厭其煩,用無微不至的體貼,讓她知道,自己是被在意的,自己是被關心的。

                和他一起PK,激戰的人群中,他是最閃亮的那面旗幟,那一刻,她怦然心動——橫刀立馬、快意恩仇,任何看到他的女人,都會無可救藥的愛上他,包括她自己。
                她突然想,也許,瘋一次也未嘗不可,是的,為什麽不呢?

                從此收心,與他一路行走在瑪法大陸,這不正是她多年前就有過的夢嗎?
                淺夢中,她抹去淡漠,就像初踏入瑪法那一刻的新鮮和激動。
                在相愛的時候,人總是有一種微醺的陶然。
                此時,此刻,她如此,他是否一樣?


                上一篇: 赤月·記憶

                下一篇: 無關風月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