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现金一下

  • <tr id='roC3Qn'><strong id='roC3Qn'></strong><small id='roC3Qn'></small><button id='roC3Qn'></button><li id='roC3Qn'><noscript id='roC3Qn'><big id='roC3Qn'></big><dt id='roC3Qn'></dt></noscript></li></tr><ol id='roC3Qn'><option id='roC3Qn'><table id='roC3Qn'><blockquote id='roC3Qn'><tbody id='roC3Q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oC3Qn'></u><kbd id='roC3Qn'><kbd id='roC3Qn'></kbd></kbd>

    <code id='roC3Qn'><strong id='roC3Qn'></strong></code>

    <fieldset id='roC3Qn'></fieldset>
          <span id='roC3Qn'></span>

              <ins id='roC3Qn'></ins>
              <acronym id='roC3Qn'><em id='roC3Qn'></em><td id='roC3Qn'><div id='roC3Qn'></div></td></acronym><address id='roC3Qn'><big id='roC3Qn'><big id='roC3Qn'></big><legend id='roC3Qn'></legend></big></address>

              <i id='roC3Qn'><div id='roC3Qn'><ins id='roC3Qn'></ins></div></i>
              <i id='roC3Qn'></i>
            1. <dl id='roC3Qn'></dl>
              1. <blockquote id='roC3Qn'><q id='roC3Qn'><noscript id='roC3Qn'></noscript><dt id='roC3Q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oC3Qn'><i id='roC3Qn'></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故事

                無關風月

                2016年05月25日 23:50:576980

                小美認識酷酷很長時間了,酷酷很帥,性格很陽光,自然吸引了很多女孩子的眼光,小美也聽說過,很早以前,曾經有個女孩子無可救藥的愛上了酷酷,還為他刪過號,但酷酷還是不為所動。毫不例外,小美也喜歡上了酷酷,每天上線的時候,小美都自覺不自覺的關註著酷酷的一舉一動,說得每一句,聽著酷酷爽朗的笑聲,小美不自主的也被感染的開心起來。偶爾,酷酷對小美笑一下,或是說二句話,都能讓小美興奮很久,回味很久。

                要好的姐妹知道小美暗戀酷酷,就直言不諱的與小美說,“那你有那麽傻的,喜歡別人就要與別人說,你這樣多費勁,別人又不知道,不知道你成天瞎高興什麽。”小美囁嚅了半天,還是不敢與酷酷表白,小美怕被酷酷知道後,以後酷酷就不在偶爾與自己聊幾句了。

                其實,小美現實中字寫得很漂亮,煮得一手好菜,可這些,拿到遊戲上,基本沒用,至於長相麽,小美自己也嘆了口氣,小鼻子淡眉毛,實在與如█花似玉、貌美如仙差得太遠。小美也不是沒有動過腦筋想過,大家都知道酷酷喜歡練級與打架,打架這個算了,沒法去陪著酷酷叱咤風雲,只能找機會與酷酷一起練級,用姐妹的話來說,要投其所好,找機會多接近。

                那天小美鼓足勇氣跑到赤月酷酷他們喜歡練級的地方,組上沒多長時間,酷酷一來,組裏一個叫小影的美女就說,人多沒啥經驗,小美你去另一組與他們練吧,弄得小美很尷尬,酷酷倒是說了一句,大家一起開心就行了,經驗多少不在意,可小美總感覺組裏氣氛很異常,偷偷問了一下酷酷,我來沒妨礙你們吧,酷酷說,沒有呀,練到下線的時候,酷酷說,明天9點,繼續在這裏練級,小美你也來吧。這句話,讓小美高興了一天。

                到了晚上,小美推掉了同學們一起看電影的邀請,早早的上了線,就是想等著酷酷,從9點一直等到11點,小美想,怎麽酷酷還沒上線,當小美在莊園象只無頭蒼蠅亂跑的時候,就看到酷酷與另一個女孩子說,你怎麽才來,我們都練好長時間了,快去備好藥,一起去赤月,瞬間,小美心象是掉到冰底,猶豫了一下,小美磨磨蹭蹭的從酷酷面前跑過,可酷酷象是沒看到一樣,轉身走了。

                小美很傷心,站在莊園生了半天的悶氣,接連幾天都沒上線,這件事情讓姐妹知道後,把小美笑了個半死,“你在這裏傷心得不行,那個酷酷根本就不知道,不知道你傷心什麽,你傷心,總得讓別人知道你是在為他傷心,象你這樣,自己撞豆腐死去吧。”就話又讓小美生氣半天。

                小美站在莊園,還是向以前那樣,偷偷得看著酷酷,偷偷得體會酷酷的一切,只是那一份純然情愫,已經壓在心底最深處。有些事情,無關風月,有些事情,別離春風;幾縷情絲,變身為魚,悄無聲息。


                上一篇: 淺夢微醺

                下一篇: 別有懷抱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