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凯发官网

  • <tr id='FYGrtW'><strong id='FYGrtW'></strong><small id='FYGrtW'></small><button id='FYGrtW'></button><li id='FYGrtW'><noscript id='FYGrtW'><big id='FYGrtW'></big><dt id='FYGrtW'></dt></noscript></li></tr><ol id='FYGrtW'><option id='FYGrtW'><table id='FYGrtW'><blockquote id='FYGrtW'><tbody id='FYGrt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YGrtW'></u><kbd id='FYGrtW'><kbd id='FYGrtW'></kbd></kbd>

    <code id='FYGrtW'><strong id='FYGrtW'></strong></code>

    <fieldset id='FYGrtW'></fieldset>
          <span id='FYGrtW'></span>

              <ins id='FYGrtW'></ins>
              <acronym id='FYGrtW'><em id='FYGrtW'></em><td id='FYGrtW'><div id='FYGrtW'></div></td></acronym><address id='FYGrtW'><big id='FYGrtW'><big id='FYGrtW'></big><legend id='FYGrtW'></legend></big></address>

              <i id='FYGrtW'><div id='FYGrtW'><ins id='FYGrtW'></ins></div></i>
              <i id='FYGrtW'></i>
            1. <dl id='FYGrtW'></dl>
              1. <blockquote id='FYGrtW'><q id='FYGrtW'><noscript id='FYGrtW'></noscript><dt id='FYGrt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YGrtW'><i id='FYGrtW'></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故事

                大白和小白的故事

                2016年05月26日 16:32:189320

                緊閉的石門伴隨沈重的記憶慢慢開啟,小白一身艷麗的輝煌衣在驕陽下閃耀著動人的光芒,像一個墜落在古城的精靈,周身散發著寂寞。古老喧鬧的土城,小白形單影只顯得格格不入。看著熟悉的一切,小白▓的心隱隱作痛。最終還是回來了,莊園依舊鋪天蓋地的叫賣,荷花池魚兒歡快的嬉戲,風吹起漫天粉色的花瓣,小白不知不覺紅了眼眶。身旁空空的位置,不停的告訴這小白,那個說會一直保護她陪著她的哥哥真的離█開了。他說:“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相識】

                這世界有太多的偶遇,他遇到她,她遇到他。大白和小白有著一個不甚美好的開始,小小的她,不會打架,只會站在莊園看著荷花池的荷花發呆,在行█會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參加行會活動時只能帶足大藥穿梭在敵▓人的紫毒和烈火中,漸漸大批的敵人湧來,小白完全忘記了身為法師的她可以瞬移跑掉,眼看著自己的生命值接近尾數,突然大白像一個騎士出現在在小白面前,替她擋下了所有猛烈的攻擊,完全處於震驚狀態下的小白,看著腳邊躺著的大白,遊戲界面也變成了黑白。大白大聲地質問:“你是白癡嗎?都不會跑啊。”小白眨了眨靈動的大眼睛毫不示弱的答:“你不也是白癡,幹嘛替我擋,大白癡。”
                “小丫頭,我比你大,以後你叫我哥,我保護你。”
                “大白癡哥,行了吧 切。”行會裏面每天都會看到大白斥責小白笨蛋,卻滿口關心的話語。
                 
                【只要你開心】

                有一天,小白帶著鼻音,告訴大白她說:“哥,我喜歡上了一個人,可是他不會娶我,我很難過。”
                他說:“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你們在一起真的開心嗎?”
                她說:“我們在一起真的很開心。”
                他說:“只要你開心就好了,不要去想了,我有事先下了。”一個晚上大白都沒有再來過。

                從那以後小白不常出現在美麗的荷花池邊,而是尾隨她的愛情去了別處,行會漸漸少了大白和小白的笑聲。這一天小白默默地站到了大白的身邊。他問:“怎麽了,小白癡,不陪他了嗎?”
                她說:“他去找他老婆了,哥,我難受。”
                他說:“小白,這不是你自己選的路嗎?”
                她說:“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很辛苦。”
                他說:“小白癡妹妹,哥哥給你弄強化火墻,燒掉所有不開心的事情,所以你必須開心,我想你開心,好嗎?”
                她說:“哥,你不要對我太好。”
                他說:“傻瓜,我就你一個妹妹。”荷花池邊燃燒起熊熊大火,大白看著一襲白色主宰衣在火裏歡快的跑來跑去的小白,低頭淺笑。

                三月的天空註█定是一場盛大的悲歡離合,擁有了所謂愛情的小白,不再熱衷於行會活動,整日躲在語音陪伴她的愛情。小白以為時間久了,她的愛情會明白自己的心,也會放下那曾經的一切。可是感情的事情,並不是等待,就一定會得到。大白一再的對小白說不要不開心,這一點也不像我認識可愛的小白,沈迷於情網的小白只是默默地搖頭。

                一向體貼的大白說不玩了,小白沈浸在愛情的甜蜜裏,沒有放在心上。大白靜靜的站在最愛的荷花池邊消失了,久久不再出現。小白委屈了不開心了,一通電話,大白還是會毫不猶豫的回到荷花池邊逗她開心,只是大白不太愛講話了,他只是一味的拼命幫小白升級,他說:“小白以後級別高了,就不會被欺負了,我就可以放心了。”

                她說:“大白等我級別高了,你就不用保護我了,我就可以出去和他一起殺敵了,不像現在每天都無聊的要死,只能站莊園。”
                他說:“好,只要你開心就好。”
                 
                小白999級了,買了頂級裝備,不再是小人物了。但是大白真的離開。他說:“我的小白癡妹妹,這次我真的要走了,他們都說我是傻子,我不在乎別人怎麽說,我的心只有那麽大,裝不下別人,可是再也承受不起▓。我會永遠記得你在我身邊的溫柔和溫暖。我們說好。以後要開開心心的。”

                小白看到大白打來的字,匆匆跑向久違的荷花池邊,眼睜睜的看著大白消失在她的世界,心毫無預兆的痛了。他說:“我若離去,後會無期,天涯海角,勿忘心安。”
                 
                小白失去了讓她痛徹心扉的愛情,又失去了視她為生命的哥哥,終於掩面泣不成聲。那些舊日的片段依稀浮現,一次次觸及心底的痛楚,小白忘記了下一步該怎麽走,重復著過著和大白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重復一起走過的地圖,重復著他喜歡哼唱的老歌。來到荷花池邊突然地沈默和停滯了。很多事情在未曾發的時間默默改變,很多想要的挽留,早已隨風而逝。如此結局,終於拼湊不成的遺憾。
                 
                感情總是讓他們遍體鱗傷,感情總是給與他們巨大傷痛,時間會將他們的傷口愈合,可總是留下終究無法磨滅的傷痕。該如何做回開始的自己?未來她的世界註定再也沒有他的身影。

                緊閉的石門伴隨沈重的記憶慢慢開啟,小白一身艷麗的輝煌衣在驕陽下閃耀著動人的光芒,像一個墜落在古城的精靈,周身散發著寂寞。古老喧鬧的土城,小白形單影只顯得格格不入。看著熟悉的一切,小白的心隱隱作痛。最終還是回來了,莊園依舊鋪天蓋地的叫賣,荷花池█魚兒歡快的嬉戲,風吹起漫天粉色的花瓣,小白不知不覺紅了眼眶。身旁空空的位置,不停▓的告訴這小白,那個說會一直保護她陪著她的哥哥真的離開了。他說:“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如果有一天,他們再次相遇,小白會掩飾泛濫成災的想念,淡淡的說一句“好久不見”,還是不顧一█切撲向大白溫暖如春的懷抱,失聲痛哭。一段未發生的愛情,牽出無數的糾纏,愛情千回百轉,他們能否在原地相逢?

                離開瑪法大陸的那段日子,小白每天把自己忙碌的像陀螺,轉來轉去不▓肯停息。這樣的日子可以讓她忘掉過去的一切。他有他的路,她有她的途,以為彼此互不打擾,就能安好,終於下定決心回到曾經相望的荷花池邊。情不自禁想起大白,想他會在哪裏?過得快樂還是委屈?小白失去以後才明白,錯過的都不會重來,這或許是她一個人的悲哀,成千上萬個路口,總有一個人要先走。

                【再遇】

                湛藍天空,蒼月海島一望無際的深邃,迎風起舞的旗幟散發出陣陣懾人的氣勢,海的那邊是陽光明媚的狐月山,準備登船的小白手裏緊緊握著船票的再也邁不出一步,面前匆匆跑過的人正是朝思暮想的大白,他脫掉了最愛的主宰男,一身王者道袍依舊英姿颯爽,海風吹起華麗的道袍,大白的身影消失在岸邊。小白淚眼模糊向前追去,無情的海浪打濕了她的粉妝玉徹,她喊“大白,大白,你等等我。”

                狐月山,滿山的桃花,清風拂過,紛紛揚揚散落在大白和小白的身上,小白氣喘呼呼追上大白,緊緊抓住大白的手不肯松開她說“大白,大白,你終於回來了。”一陣猛烈的氣功波將小白震開,他說“你是誰?”空氣仿佛凍結了般。小白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大白,滿腹委屈開口“你來過我的世界,然後又離開,如今,你對我說,不認識我?大白,如果這樣你會好過的話,那麽我心甘情願你忘記我,我知道我早已沒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要你記得我。”大白一臉茫然看著樹下瑟瑟發抖的小白說“妞子,我真不是你說的大白,這個號我玩一個月了。”

                不再是大白的男孩,惋惜的拍了拍了小白瘦弱的身體,頭也不回離去,留給小白最黑暗的背影。轉眼之間,滄海變桑田,小白只能像路人般看著他走。想到從此他們變成陌生人,小白淚流滿面,癱坐在草地上。粉色的喇叭不停的刷著“大白,你不要騙我,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你回來了,大白,我想你。”

                朋友們看著像發瘋了似的小白勸慰著“小白,你別難過了,那不是大白,他的號早換人了。”“小白,你個笨蛋,天底下哪個男人會無條件對一個女人好,他不是傻子,他是愛你。”“小白,你別這樣,都過去了。”小白不懂,既然走進了她的世界,為何忍心離開。小白一個人熬夜到天亮,哭到絕望,最後只能擦幹眼淚對自己說要堅強,你是打不死的小強。

                行會活動今晚攻沙,勢必奪下沙巴克,小白也去了,她不再需要別人保護,她可以很勇猛的沖鋒陷陣,拼命廝殺仿佛那些斑駁的記憶會在強化火雨下消散。敵對行會出現了大白的身影,小白呆呆的看著大白沒有反抗,身上的紫毒狠狠的吸掉小白的魔法值。包裏的藍很快沒有了,行會裏不停喊著小白快跑快跑。小白依舊一動不動,大白惡狠狠的甩了個氣功過來,他說“你傻啊,不會跑啊”

                往事沖擊著小白脆弱的心臟,很久以前,同樣的沙巴克,同樣的大白,同樣的話,畫面和過去重疊在一起,小白以為真的放下了,真的無所謂了,原來,那些都是以為而已。偶爾的一句話,一瞬間,那麽不經意的▓時候,還是很想,很想,想到完全不顧慮自己身在哪裏,不知所措的淚濕回憶。小白多想時光倒退,可是,再也找不回那個他了。希望某天,當他們打開記憶的枷鎖時,不會再有那麽那麽多的錯過。

                【對不起】

                “妞子,你自己站這裏太寂寞了,我陪你吧。”
                “妞子給我講講你和他的故事可以嗎?”荷花池邊,他和小白站在了一起,明明是大白在身邊,卻又不是,小白心裏的痛無可救藥。小白對他講述了她和大白之間的故事:大白的保護,大白的愛,大白的離開,還有他們的荷花池。那個男孩說“妞子,別難過了,以後我去你們行會,我陪你。”小白傻傻的說“謝謝你”他說“你還叫我大白,我無所謂的,只是名字而已,只要你開心就好,妞,給爺樂一個。”自大白離開後小白第一次露出了燦爛的笑臉。

                YY語音裏面,大白突然激動的喊“妞子,咱倆緣任務啊,走啦走啦,去婚姻殿堂。”小白一臉驚愕狀“不是吧,這麽給力啊”大白帶著神秘,要求小白陪他一同一步一個腳印走在同心小徑,小白無奈照做。當他們步入婚姻殿堂那一刻,發現行會的兄弟們整齊的站好男左女右。耀眼的傳情煙█花展現在小白面前“妞子,嫁給我吧”滿屏的喇叭說“小白嫁給他吧”。小白像是被人石化了一動不動,她說“你搞這麽大陣仗啊,呵呵,嚇到我了”他說“嫁給我,我是認真的。”

                她說“為什麽想娶我?我不會裝淑█女,只會大大咧咧,不會裝害羞,只會直來直往,你喜歡我什麽?不要同情我,我現在很好,真的。”他說“你不溫婉;不會輕聲細語;不靦腆;不會笑不漏齒;有些小任性;不想說話的時候誰也不理;有些小脾氣;經常會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有些小固執;固執的去在乎一個人。我喜歡你毫無保留的和我訴說你和他的故事;我喜歡你對我絮絮叨叨要我早點休息的樣子;我喜歡你說什麽就是什麽毫不虛偽的笑臉;我喜歡你簡單到傻。”

                小白的眼無聲滑落。她說“對不起,我也想有個人毫無保留的和我說他的故事,我也想有人在我難過的時候陪著我,在我逞強的時候告訴我別忍著,在我不想說話的時候陪我站著,可是你一直都知道,那不是你,真的真的對不起,不要怪我。”說完這句話小白毅然的離開了婚姻殿堂,再留在這裏她怕她會哭出聲音。

                他說“我不怪你,怪只怪我自己太傻,也愛你愛的那麽執著。”
                也許當一個男生真正愛上一個女生的時候,他可以做到很隱忍癡情,例如大白,例如後來的他,付出都沒有想過回報。也許大白和小白的再次相遇,註定有緣無分,註定擦肩而過,只是,愛情那麽美,他們那麽傷,流年唱不完他們的悲傷,他們的故事終成遺憾。(未完持續)

                靜寶獨白:
                我的故事不華麗
                不煽情
                我只是喜歡訴說一份純真的感情
                我不奢望人人喜歡
                只希望你用心看完
                說出你的故事
                記錄你們的情感
                讓一切變成永恒


                婚姻殿堂匆匆離開的小白,突然失去▓了方向,那個玩著大白號男生的求婚始料未及,小白甚至不知以後該如何面對他。一路兜兜轉轉,又回到荷花池邊,他就那樣心痛的看著小白,他們之間只有一步之遙,仿佛隔了一個無法跨越的鴻溝。兩人久久相視無語。那晚莊園的夜空如此華麗,就像他的告白一樣霸氣。他們都在學著變堅強,不在刺穿心底那一抹憂傷。他們含笑而立的荷花池,已不在繁華,那個老地方,已不屬於他們。他看著一直沈默的小白說“我用力地對你好,我盡力地陪著你。卻忽略了我自己到底是誰。我以整個宇宙換你一顆癡心。我穿越人群去尋找你擁抱你。卻忘記了我不是你想要的。”

                “妞子,我不會讓你心懷愧疚,愛過痛過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要因為我而在心裏留下遺憾。請你記住,我要你幸福。”說完離開了荷花池,他知道,小白想要的幸福自己給不了,唯有一個人離開,盡管很舍不得。他說“如果能回到過去,我會選擇不認識你,不是我後悔喜歡你,是我無法面對沒有你愛的結局。”

                小白一直沒有講話,她不想再給他帶來希望,再給他帶來更多的傷害。小白靜靜離開了那片最愛的池塘,這裏成為她心裏永遠的痛。踩著滿是青苔的石頭,這邊的池塘少了份寧靜,多了份寂寞,池譚底的小龜不停息的噴著水,一個人發呆的小白,顯的尤為楚楚可憐,小白默默召喚出了英雄,小白叫他“守護小白寶寶”,只有寶寶會不離不棄的守護著小白,讓小白看起來不那麽孤單。記憶打開回█憶的柵欄,小白輕聲默念“哥,你還好嗎?小白真的好想你。”

                玩著大白號男孩獨自站在荷花池邊,他知道小白就在對面,可是他很清楚,這段感情裏的位置,在小白心中的位置,他只是一個替代品。可是那些和小白一起的日子,真的很開心。小白給的傷,雖然無法痊愈,但他不後悔擁有它,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手,讓小白選擇自己想要的。這一場微涼的傷,一路走過他七彩斑斕的時光,站在曾經的荷花池邊,小白也只能是他遙遙相望的風景。

                每個人都有那麽一兩段小城故事,是忘不掉,也是不想忘。小白苦苦等待專屬她的大白哥哥,可是再遇的大白不是大白,畢竟小白還不是沒心沒肺的人,畢竟他曾為她掏心掏肺過,如今滿地的淒涼,寫滿了小白的悲傷。當遺忘變成另一種開始,淡了回憶,痛最真實。

                時間過了這麽久了,小白可以置身事外的想她和大白曾在一起的時光,想他們仿佛浮生夢一場的相遇,如果她早能預料到後來的分別該多好,那麽她寧願一夜白頭,也不願像現在一樣對大白念念又不忘。

                小白最近開始活躍起來了,她收了一個徒弟,她徒弟有個讓小白很窩心的名字,他叫“摯愛、小白°”小白第一次在人聲鼎沸的土城發現這個小男生的時候,先是心裏震了一下,她私聊他說“你名字真奇怪啊,呵呵,你知道嗎,我是小白。”他說“呵呵,我有個很喜歡的女孩子,她叫小白。”
                她說“呵呵,那就好好珍惜,你這麽小,拜我為師吧,以後我保護你。”
                他說“好,師傅,以後你保護我。”小白心裏暖暖的。
                他說“師傅,你為什麽總是喜歡一個人站這裏啊。”小白的傻徒弟摯愛、小白不停的追問小白。
                她說“師傅在這裏等一個人啊,如果他回來,如果他有心的話,他會發現我在這裏的。”
                他說“哦,我知道,師傅在等心上人吧,嘎嘎。”小白看著傻裏傻氣的徒弟無奈的笑笑。
                她說“曾有個人對我說,他會一直陪著我,會陪我到我不玩了那一天,他會在我處於危難的時候,對我說:別怕,有我在,還會很兇的罵我白癡。只是身邊再也找不到那個熟悉的聲音,只是我再也找不到像這樣的人。”
                他說“師傅,如果有天他真的回來了,你們會結婚嗎?”小徒弟弱弱的問。
                她說“他是我哥,我最愛的哥哥,你說什麽呢傻徒弟。”小徒弟沒有說話,只是陪著小白在池塘邊站了很久很久,久的連小白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再大的晴天也照耀不了那個角落,小白如此固執的等待著。小白曾想也許現在她的大白哥哥過的很幸福,也許會對誰說這同樣的話,又或許是不是還會想起她。她不知道她還要這樣多久,懷念,想念,到最後的無奈。就像等不到的無底洞。

                摯愛、小白°這個看起來傻傻的徒弟會自己花錢買火龍樹種子,讓師傅升級心法,又遲遲不肯出師,在998級不肯升級了,小白好笑的說“小徒弟,你做個任務就能出師了啊,為什麽不肯出師呢?”他說“小白,如果我出師了,我用什麽堂而皇之的理由繼續陪在你身邊。”小白僵硬在原▓地。
                她說“你,你剛剛叫我什麽?”
                他說“我的小白癡妹妹,我一直在你身邊。”

                莊園的天空好晴,漂浮的雲▓朵好白。世界突然安靜下來。小白揚起泛起淚痕的笑臉。隱藏掉所有情緒,她不想自己看起來很狼狽,她說“大白,你是大白,真的嗎?”小白顫抖著的身體看著站在旁邊的徒弟,電腦熒光屏上面反射出來,小白蒼白的面容,迷朦的雙眼飽含著對大白的思念。

                他說“我是真的離開了,可是時隔了兩個月再想起你,我突然紅了眼圈。小白,你知道嗎?我以為我已經把你忘記了,把你從我的心上抹去了,可是我發現,不管時間過去多少,你總會留在我心裏某個位置。別人替代不了,自己亦忘不掉。我總還是記得你的聲音,記得你開心時的傻笑,記得你無奈時的黯然。然後我會拿去和我身邊的人比較,告訴自己,還是沒有你好。小白,你發現了嗎?我總是站在你的左邊,這是因為想離你的心臟近點,這一顆心只有那個我愛的傻妹妹。”

                “你知道的,我是個別扭的人,心裏的難過從不說出口,慢慢折騰自己,最後把自己逼進死胡同。很多個這樣的夜晚,一個人聽著五月天的歌,我一個大男人淚流滿面,我自己都覺得矯情。很多時候我都想讓自己快樂些,但快樂這東西,不由人控制。那天,我看到他和你求婚,我就想只你要幸福,只要他能帶給你很多很多幸福,你需要這樣的一個男人,無論他是誰都好,可是你拒絕了,我就想那就讓我給你幸福吧。”

                她說“你離開的這段日子,我身心俱累,我何嘗不是同你一樣。我拒絕所有人的曖昧,只是再等一個沒有你█的未來。”美麗的荷花池邊,緊緊相擁的一對人兒,讓身邊的景物都失去了顏色,唯有他們是焦點。

                狐月山爬滿了山坡的桃樹,在四月和煦的春天裏盡情綻放,小白和摯愛、小白°在這片美麗的桃樹林裏奔跑,在狐貍山深處有一個池塘,那是他們的許願池。她說“愛你不是遊戲,勾勾手指頭,說好不分開。”

                他說“既已執手,此生不負。”語音裏面輕輕響起《做我老婆好不好》的歌曲,
                摯愛、小白°看著身旁的小白深情的唱著,“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該往哪兒走,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我不夠寬闊的臂膀也會是你的溫暖懷抱,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風風雨雨,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我一定會承受你偶爾的小脾氣,或許我還能給你一點意外,一份歡笑,一個簡單安心的小窩,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能不能靠近一點,能不能再近一點,滿足我心中小小的虛榮,其實你並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最美,就像風雨過後天邊的那道彩虹。”“小白癡,你願意嫁給我嗎?”

                小白害羞的臉龐紅彤彤的,她說“I Do”

                世間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深愛的人又回到你身邊,並且還執著的愛著你,他們心底最深處,那一抹最平淡,卻又割舍不掉的東西,叫做愛情。

                (完)

                此文先給那些在瑪法大陸執著於愛的男生女生,對自己身邊的人好一點,再好一點。瑪法大陸蕓蕓眾生,兩個人相遇不容易,相守相依,不離不棄,需要兩個人一起努力。

                靜寶獨白:
                我的故事不華麗
                不煽情
                我只是喜歡訴說一份純真的感情
                我不奢望人人喜歡
                只希望你用心看完
                說出你的故事
                記錄你們的情感
                讓一切變成永恒


                上一篇: 紅顏、流年

                下一篇: 小雪交朋友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