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娱乐开户115136

  • <tr id='LMbgs9'><strong id='LMbgs9'></strong><small id='LMbgs9'></small><button id='LMbgs9'></button><li id='LMbgs9'><noscript id='LMbgs9'><big id='LMbgs9'></big><dt id='LMbgs9'></dt></noscript></li></tr><ol id='LMbgs9'><option id='LMbgs9'><table id='LMbgs9'><blockquote id='LMbgs9'><tbody id='LMbgs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Mbgs9'></u><kbd id='LMbgs9'><kbd id='LMbgs9'></kbd></kbd>

    <code id='LMbgs9'><strong id='LMbgs9'></strong></code>

    <fieldset id='LMbgs9'></fieldset>
          <span id='LMbgs9'></span>

              <ins id='LMbgs9'></ins>
              <acronym id='LMbgs9'><em id='LMbgs9'></em><td id='LMbgs9'><div id='LMbgs9'></div></td></acronym><address id='LMbgs9'><big id='LMbgs9'><big id='LMbgs9'></big><legend id='LMbgs9'></legend></big></address>

              <i id='LMbgs9'><div id='LMbgs9'><ins id='LMbgs9'></ins></div></i>
              <i id='LMbgs9'></i>
            1. <dl id='LMbgs9'></dl>
              1. <blockquote id='LMbgs9'><q id='LMbgs9'><noscript id='LMbgs9'></noscript><dt id='LMbgs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Mbgs9'><i id='LMbgs9'></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故事

                “蓮”的故事

                2016年06月25日 12:34:467840

                瑪法年間,從來都是紛爭不斷,唯有這國史院內清靜利落,有我一席容身之處。

                我自幼跟隨院長多年,聞遍世間蕓蕓眾生的俗事,早已不以為意。

                只是多年前的一次外出寫史經歷,不期然浮上心頭,竟隱隱牽動著我的心,那是發生在瑪法延熙14年的事了......



                蓮

                那年深秋,沙巴克城主懿突然暴病身亡,膝下無子,一時群龍無首,天下大亂。

                懿一生好戰,以一身屠龍霸天絕世神功壓制住四方,使得國泰民安。

                但由於他手段獨斷強硬也惹得各個幫派心生積怨,敢怒不敢言!

                此時時機大有翻身揚眉吐氣之勢,於是各大幫派大勢招兵買馬,收納各方賢士,意圖攻占沙巴克,一統瑪法!



                封魔谷大殿

                其中,以封魔谷谷主魔焰為首的風影派,和比奇城城主龍欒為首的龍威幫最為強勢!

                兩大門派勢均力敵,難分上下。
                此時,江湖忽傳出隱匿多年的遠古神殿復出,殿主是曾經風雲天下歸隱山林獨孤風之子獨孤無言,此人得以獨孤風真傳亦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之勢,一手烈火劍法爐火純青,更甚有遠古神殿的逐日劍法獨有絕技,對統軍出謀劃策更有出其不意之才,一時,風影派和龍威幫都拋出重金想納入髦下。

                無奈此人十分孤傲,傳聞龍欒親自前去也寥寥數語就關門謝客,一時,局勢迷離……



                院長

                院長█童老翻看著各方發來的密信,問的最多的無非就是這個獨孤無言,

                然,作為瑪法最大的信息收集機構對這個橫空出世的少年也是記載一片空白,幾次派出的信使也屢屢招閉門羹,更別提任何信息。

                “蓮,你去試試吧。”童老語重心長的說。

                “好,我現在就動身!”對於第一次院長給我的任務,我可不敢有任何一絲懈怠。

                蒙上隨身的面紗,借著師父親自身傳的瞬息移動,不日到達遠古神殿,遞上國史院特有的官文通函於侍衛。

                雖然做好了被拒之門外後的長久作戰計劃,不料,侍衛很快出來,復:“殿主有請!”跟著侍衛穿過幽深的遠古長廊,來到一間紫檀木宮殿,屋子一切擺設簡單不能再簡單。

                一張“一”子型的桌子後端坐著一人,一襲白衫遠遠望去那麽清瘦,仿佛趁著任何一縷陽光都會消失。那麽近,又那麽遠。



                國史院—甘露廳

                “你是國史院的?”有聲響起。
                “嗯”待我回過神,盯著他的眼睛,他的聲音如同這屋子一樣沈靜。
                “我受悠童院長所派想對殿主做一些收集,方便以後載入史冊,不知殿主可願?”
                “問吧!”還是那麽簡單的字,我拿出筆墨,端坐於他對面。

                一切按照官文內容了解,進行得很順利,

                他說十三年前就踏入這個戰爭的世界,

                他說十三年他看了太多所謂的情義,

                他說十三年他看了太多的生死,

                他說十三年最滿足的是有一個不離不棄的女子始終伴左右,

                為了給她一個最好,他決定重出瑪法▓!

                我終究只是個女子,對於他說的情義並未動容,只是沒想不到眼前這個冷峻的男子內心竟住著一個女子十三年之久。




                “那麽,這次,你站哪個位置?”我拋出了最敏感的問題。

                他盯著我淡淡飄出兩字:“風影!”

                “為什麽?”

                “因為魔焰早了一天來求了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收起筆墨

                收起筆墨,我準備起身答謝告退。

                不料,他起身揮手招來侍者,

                “本殿還有很多珍稀古玩,風景秀麗之處,還望蓮小姐能多待幾日,小山,帶蓮小姐去休息!”

                我退後一步俯身謝過:“多謝殿主款待,但我要急於回去復命師父,還望殿主見諒!”

                他看了我一眼,慢慢向前一步步逼近俯在我的耳邊輕聲說:“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休想走,等我拿下了瑪法自然會親自送蓮小姐回去!”隨後拂袖而去。




                既來之則安之吧,這裏可比國史院好多了,有舒適的大床,好吃好喝還有人伺候著,在院內呆久了出來透透氣也未嘗不可。

                接連幾日,我發覺無言和魔焰都深談到夜半,有時會喊我在旁伺候筆墨,言談機密也不忌諱於我,甚至斟酌問下我的看法,憑著天天在師父旁邊的耳聽目染的見聞,我的建議也不時得到無言意外的贊█許。




                日子一天天接近,信使傳來龍威幫又召集了很多聯盟,實力也一天天壯大,戰爭的氣息一天天逼近。

                伴著年末的第一場雪,兩軍正式交火,如無言所料,龍威根深蒂固,實力確實不容小窺,第一天風影就被龍威浩蕩氣勢之下逼退到沙巴克旁邊的紅名山村,我也只好跟隨於他。

                作戰一天的士兵已疲憊不堪,從遠處林森中拾起柴禾,搭起篝火煮起食物。

                我拿出包裹中的饅頭慢慢咀嚼,忽然身邊一股斑竹清新之氣飄來,我知道是無言,那種身上特有的味道,無言隨意坐下,淡漠的問了句:“還受得了嗎?”

                “還好,跟師父跑慣了。”

                “龍威比我想象中的要強悍。”無言說,“不過這只是他們贏的第一次,也將是最後一次!”

                我依稀記得篝火下那張依然冷漠卻霸道的面孔,是那麽的閃亮,心莫名的動了下,對於他的高傲自信深信不疑。

                他擡起頭向著沙巴克的方向望去!而那一刻,我就在他身後望著他堅毅的背影。

                “知道我為什麽讓你進遠古嗎?”他突然轉身對我說,我下意識地低頭,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男人有緊張的壓迫感。

                “因為你的眼睛,憂郁中藏著美麗,我總覺得在哪見過,似曾相識……”




                也許正是那一句不經意的似曾相識,讓我至今難忘,只是後來的變故卻讓我難以琢磨他的心思。

                那晚,我們聊到小時候開始修煉基本技能的笨拙,聊到師父的種種苛刻。聊到喜歡的音律。



                紅名村

                紅名村位於盟重邊界之處,地勢偏僻加之竹林之多,顯得尤為幽靜,我很喜歡。

                沿著籬落的小橋,夜風微起,突然有些涼意,不禁抱緊雙臂,再向前是一坐小山,相傳是遠古獨有冰狼所在地,

                “你怎麽看狼這種動物?”他突然回頭問,一雙眼沒了之前的淡漠,孩童般那麽耀眼。

                “群體動物,團隊意識強,兇狠,執著!"我說。

                “嗯,在所有哺乳動物中,最有感情者,莫過於狼;最具韌性者,莫過於狼;最有成就者,還是莫過於狼。”

                他繼續說著,“我曾經是一只羊,在狼群中長大,現在我貪念自己是一頭狼,弱肉強食,欺軟怕硬的這十三年我太懂得,進攻、退步、赤裸、偽裝讓這瑪法生生不息。

                這種遊戲規則如狼性入了骨髓,所以我將永立不敗之地!所以這次沙我必得!”

                他的眼裏閃著嗜血▓的自信,“只是,”他忽然轉身,看著我的眼,“你是個意外,像這座狼山上空的圓月,每次看到你的眼,憂郁中的安靜,讓我心安,想停止這無盡的紛爭!”

                他突然伸手慢慢靠近我臉龐,我倉促後退。

                “你的臉?”

                掩住面紗

                我急忙掩住面紗,“無事,”我低頭“天生有疾罷了!”

                “我遠古珍稀藥材繁多,如果可以,我可以把整個遠古翻過來,等沙戰結束定會找到,為你治愈。”

                他幽幽的話音在耳畔,“太晚了,回去休息吧"他轉身喃喃,“我能做的也只有這麽多!”

                聲音漸微,我,卻聽到了!再次凝望那熟悉的背影,突然覺得那麽孤寂,貪念狼性嗎?

                我也許可以把這輪圓月掛的更高,只為給你黑暗帶些微光!




                次日,魔焰和無言經過商議先小範圍突擊,制造混亂局勢,擾亂敵人軍心為主,待兩日後█在重發強攻。

                於是一部分人先駐守於紅名村,另一部分於夜晚返回於基地,我也隨無言和魔焰回了遠古,抵達神殿已是深夜,無言吩咐小山安排我先█去休息,自己和魔焰向書房走去,

                回到房間,一路在馬車上小憩,我也睡意全無,想起兩天後沙巴█克如不出意外必然落入魔焰無言之手,也是我離去之時,心竟默默生出些不舍,披衣戴上面紗,想獨自看看這神殿,

                現在想起,如果那夜我不出去,是不是就不會發生後面的一切,然,那只是如果。



                宮殿

                那夜我睡意全無,恍惚中不知覺來到初次見到無言的那間宮殿,那天間隙之余瞥見墻壁幾幅字畫甚好,但由於時間倉促未來及細看,記得師父一直求得類似風格收藏,不知是否是師父所求,想著,環視四周未見侍衛,我手起寒冰掌輕推宮門,想看一眼就走,借著月光,“天地人和”四個大字懸掛於墻壁,天地人和,禮之用,和為貴,王之道,斯之美,天和,風調雨順,地和五谷豐登,人和百業俱興。確實出自名家之手,氣勢磅礴有力!

                忽然窗外人影晃動,我趕緊閃身於宮柱後,只見一鬼魅般黑衣人三級隱身術進入殿內,在“天地人和”字畫下,一陣摸索,就欲隱身再出,我飛身甩出冰咆哮想阻止他返出之路,對方未料房內有人,慌忙中被宮門扯住衣角,隨後使出氣功波把我彈出數米之外,不見蹤影,看身手,此人修為高於我很多,我追出▓門外,只有竹葉沙沙聲,想著要不要把此事告於無言,又想自己冒昧闖進其私房就收回念頭,回頭用寒冰掌想把門恢復原處。

                忽見,月光下,一黃色盾牌躺在門邊,俯身撿起,翻看上下無任何裝飾,只有一個龍的標誌,我順手藏於懷中,想與明天千裏之音師父能否查出蛛絲馬跡。




                第二日,我在小山敲門聲中催醒,原定後天的強攻突變,於今日整集突發,於發敵人之出其不意,我匆忙梳洗竟把昨晚之事竟忘於腦後,跟著無言他們趕於紅名村。

                經過兩天的休整,全軍氣勢高漲,加之無言魔焰的部署之周密,一切進行有條不紊,箭在弦而待發,戰火隨著夜幕的降臨燃起,前方主軍由魔焰帶領主攻沙城大門,我與無言等一遠古部隊從城外密道直通沙城,從而開啟皇宮之門於魔焰裏應外合一舉拿下沙城,密道裏陰暗潮濕,雖有火把仍昏暗不清,遠古跟隨無言一行人自都不是等閑之輩,不時就可見遠處盡頭有火光出現,耳邊也不時隱隱傳來刀劍交鋒之聲,無言環視周圍,似在驗證地理位置,伸手在墻壁摸索,當他的手在一塊灰色磚塊時,一個隱形樓梯從地面冒充,大家一陣欣喜,通過樓梯進入即為沙皇宮,勝利在望,於是一眾人收起兵器欲進入,正在此時,周圍忽然無數弓箭飛出,除無言用野蠻沖撞把我帶一邊,其他人都無一幸免,黑暗中無數暗士出現,沙再一次失陷……



                遠古神殿大廳主位

                遠古神殿大廳,我從未來過,那天跨過門檻,頓時一股莊嚴肅穆之氣迎面而來,遠古最神聖的地方,果如傳說中那般氣勢雄偉,讓人驚嘆,巨大的大殿之上,站著坐著許多人,我第一眼望去的,卻都不是這些人,而是在這個大殿最深處那個曾經跟我談音律的人,大殿正中,主位之上,看上去那麽遙遠在陰影之中。在他的身邊,那個如她名字:嫣,一般謫仙的人兒,讓這畫面完美到極致!


                大殿前方,點燃的香燭沈默的燃燒著,飄起一縷縷的輕煙。


                “蓮姑娘前晚去了哪?”

                依然沈靜淡漠的聲音,如第一次相見那般,沒等我回答,他繼續說“有人看了你進了我的私殿可有此事?”我說是,“去為何事?”我應該怎麽說?

                說去看字畫嗎?現在說來我自己都覺得不信,自從密道處他野蠻沖撞把那塊盾牌帶出……一切已不在我的所言之中,那塊盾牌是龍欒貼身暗衛僅有的標誌,全瑪法僅有六塊!

                沙城關鍵失陷是由於有人盜竊了遠古神殿獨有的沙城皇宮密道圖,從而設下埋伏暗算,而所有的證據證明那個細作就是我!

                “我為何?”我對著這個曾跟我談音律的人,“因為你的這張臉,從小因修煉流星火雨入魔毀容的臉,只有龍欒龍威幫那顆龍魄可以治愈!”

                隔著面紗,我輕撫面頰,這麽隱秘的唯有師父知道的事情他竟然得知,原來,從一開始他就在調查我,從一開始他就在懷疑我,從一開始註意的不是那雙眼,而是面紗下的那張臉!



                從一開始,那句似曾相識只是不經意之言……
                我已無力也無意解釋,直視那雙篝火下熟悉的眼睛,那裏只有一片“嫣”然,“如你所言!”在他準備轉身前我揮身走向早已準備等待侍候的侍衛,

                這一刻,我不想再看到他依然堅毅的背影……



                暗殿

                我被關在了神殿最偏僻的暗殿,由於我史記的身份他們無權於我如何,至軟禁於沙巴克攻占之後,暗殿處於遠古的最南角,周圍被竹林包裹,屋後有一座木質的小橋,倒也風景別致,靜坐於靠窗的桌前,看著門口看護的兩個侍衛,我不禁笑了,兩個?如果我想走,二十個又如何?




                取出腰間的錦盒,裏面是師父走之前給的千裏傳音,而在那最底層我知道有三瓶療傷藥,紅紅的頸瓶如那團篝火,

                那日閑暇,神殿一行人例行去一月一次的降妖除魔功課修行,遠古廢墟殿內,他遞過三瓶療傷藥讓一切小心,淡漠的聲音似乎有了溫度,

                那天回來帶著渾身的傷痕把療傷放入錦盒,如今再看,那紅色是那麽刺眼!

                打開瓶塞,舉起他,對著透過窗戶的陽光,讓那紅色的液體慢慢滴落,滲入地面……
                拿出那枚千裏傳音,國史院的弟子都有這麽一項特權:僅此一次無條件讓國史院為己所用任何事,12歲那年暴風冰雨入魔忍了沒用,不想是為了今日,寫了密條發出,不出意外,一天後的重攻沙巴克皇宮必然換上風影派的旗幟。無言,也會再城堡之上為“嫣”慶生!那天的煙花一定很漂亮,不知我是否能看見……
                兩日後,瑪法一片歡騰,魔焰成功登入城主之位,盟重土城一片欣欣向榮,相傳十日後無言丞相將為新封的“嫣然公主”慶生,將於子時沙城墻燃放9999枚五彩煙花,時間持續到天亮,盛況百年不遇。

                他,終究給了她一個最好!

                蓮

                戴上面紗,拿起剛剛在尾部加上的【延熙14年助魔焰登入皇位】的史冊記載,等待我的將是參與瑪法之爭的三年禁閉!

                沿著遠古小路,伴著第一枚煙花燦開,我擡頭,一片冰涼透過面紗浸透臉頰,下雪了!

                突然想起師父兒時教的那首曲:

                盛開的夏蓮

                我 
                是一朵盛開的夏蓮 
                多希望 
                你能看見現在的我 
                  
                風霜還不曾來侵蝕 
                秋雨還未滴落 
                青澀的季節又已離我遠去 
                我已亭亭 不憂 亦不懼 
                  
                現在 正是 
                最美麗的時刻 
                重門卻已深鎖 
                在芬芳的笑靨之後 
                誰人知我蓮的心事 
                  
                無緣的你啊 
                不是來得太早 就是 

                太遲

                起身望著遠古的方向,不知那片竹林裏是否還記得這雙眼……

                而我,願來世,只是陌上的看花人,無須入塵緣,僅行於陌上,看一川風花,無愛無傷……


                上一篇: 盈盈的公主軍團

                下一篇: 孤單心事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