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游娱乐开户115136

  • <tr id='SIpp4x'><strong id='SIpp4x'></strong><small id='SIpp4x'></small><button id='SIpp4x'></button><li id='SIpp4x'><noscript id='SIpp4x'><big id='SIpp4x'></big><dt id='SIpp4x'></dt></noscript></li></tr><ol id='SIpp4x'><option id='SIpp4x'><table id='SIpp4x'><blockquote id='SIpp4x'><tbody id='SIpp4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Ipp4x'></u><kbd id='SIpp4x'><kbd id='SIpp4x'></kbd></kbd>

    <code id='SIpp4x'><strong id='SIpp4x'></strong></code>

    <fieldset id='SIpp4x'></fieldset>
          <span id='SIpp4x'></span>

              <ins id='SIpp4x'></ins>
              <acronym id='SIpp4x'><em id='SIpp4x'></em><td id='SIpp4x'><div id='SIpp4x'></div></td></acronym><address id='SIpp4x'><big id='SIpp4x'><big id='SIpp4x'></big><legend id='SIpp4x'></legend></big></address>

              <i id='SIpp4x'><div id='SIpp4x'><ins id='SIpp4x'></ins></div></i>
              <i id='SIpp4x'></i>
            1. <dl id='SIpp4x'></dl>
              1. <blockquote id='SIpp4x'><q id='SIpp4x'><noscript id='SIpp4x'></noscript><dt id='SIpp4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Ipp4x'><i id='SIpp4x'></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熱血亚游故事

                瑪法外史·蒼月牛魔王

                2016年06月29日 13:18:518900

                牛魔王

                蒼月島,天外天,四環九曲十八彎,俯視形如飛龍,飄若遠帆。它是鑲嵌在碧藍的茫海中的唯一綠洲,瑪法大陸之外的世外桃源。

                牛魔王

                那裏一直是土著族屍魔和骨膜盤據的地帶,在浩瀚的歷史長河裏,一直不為人類所知。盟城一直流傳著一句話:頃碧萬裏月牙島,信手拈來皆珍寶。在這個渺無人煙的地方,奇珍異寶不過是惡靈屍王眼裏的一抔砂礫罷了。

                我,是鎮守地下魔界的牛魔王,掌管著龍衛傳人所祈盼的最上乘的三件兵刃:怒斬,龍牙,逍遙扇。在神龍歷2003年,清明雨後,蒼月島上百鳥啼鳴,八仙花開,一片粉色迎芳菲。我看了一眼黃歷:氣煞北,宜破土。我明白,我等待的一天終於來臨了。

                霸氣牛魔王

                那日清晨,朝霞似火,炙熱難耐。放哨的骷髏弓箭手眼見東方天空的雲彩聚集,燃成一團巨大的火球,飛速旋轉,直奔蒼月島而來。它驚恐地向骨魔洞方向射出信號箭,淒厲的警報聲令百蟲歸穴,飛鳥入林。

                烈焰散盡,一支龐大的牛魔軍團從天而降,與骨魔一族展開了昏天暗地的廝殺。我統領的健碩、野蠻、好鬥的牛魔一族顯然更勝一籌,黃泉教主被迫縮守在骨魔洞,讓出了半壁江山。

                “有一天,你會發現武力不能改變一切。”黃泉教主恨恨地對我說。

                黃泉教主

                “你懂個錘子,人類需要我的幫助。”我鄙夷地看著眼前這個手下敗將。

                 我記憶中的人類是勇敢無私團結的,在比奇皇宮保衛戰中,多少英雄為了守衛家▓園而浴血奮戰,把半獸人驅趕到石原。我要親自挑選一名勇士作為龍衛的繼承人,把最新淬煉的武器交付於他,使其繼續捍衛人類的家園。

                我捎信給土城老兵,開放了奔赴蒼月島的渡口,一時間大批的能人誌士磨拳檫掌,躍躍欲試。

                我散布的眼線不斷地給我匯報消息:屍魔洞被掛機號自動包場,屍王被虐千百遍;骨魔洞二十四小時不間斷有人清場,體弱的人無法進入,黃泉教主整日被吊打。我知道無畏的人類很快就會寫我這裏自尋死路。

                人生自古誰無死,我知道我也許會死,而我卻是散盡千金還復來。

                我的眼眸裏渴望倒映著一位勇士的魅影,他果敢決斷,勇猛向前,飄逸灑脫,懂得關愛與感恩。
                ——異人難尋,難於向青天。

                霸氣牛▓魔王牛魔寺廟。

                幽暗的走道裏遍布是人類和牛魔怪的屍體。牛魔將軍有條不記憶絮地指揮著牛魔大軍一次次的擋住了人類的入侵。被禁錮在雕像中的曾經不可一世的沃瑪勇士泛著冷冷的寒光,在宣告著此地神聖不可侵犯。

                我為曾經羸弱的人類現獲得的修為而感到█驚嘆,我覺得我應該賜予他們一份驚喜,當然要他們經得起殘酷的考驗。

                牛魔六層,血流成河。沖鋒陷陣的勇士層次不窮,接踵而來。牛魔大軍漸漸抵擋不住,武士架起圓木,在法師雷電的掩護下,撞擊著牛魔大廳的最後一道屏障。震天的吶喊聲如同滾雷,震裂耳膜。

                我已擐甲披袍,手提千斤青龍偃月刀,做好了激戰的準備。

                人與魔的較量,勝負早已分曉。

                我揮舞著青龍偃月刀,與沖進大廳裏面的幾個武者周旋,他們玄鐵裁決擊打在我的鎏金鎧甲上,如隔靴撓癢。遠處偷襲的幾個法師,被我逼到死角,揮刀斬下。我越戰越勇,勢必捍衛牛魔一族的尊嚴。一個道士乘我▓不備,悄然對我施毒,我一陣頭暈目眩,步履踉蹌,我撩起泛著寒光的青龍刀,奔他而去。他踏著淩波微步,左突右閃,一邊幫著武者療傷治愈,一邊用龍紋劍催動靈魂火符不斷地擊穿我的金絲縷衣。我暗自喜上眉梢,人類有此等身手者,何懼獸人軍團復蘇侵襲。

                霸氣牛魔王

                鏖戰不休,我血流淌,牛魔祭司請示在招魂一波牛魔軍把入侵的這些人圍殺。我拒絕了。

                英雄有英雄的死法,何況英雄惜英雄。

                蠍子的毒液讓我恍惚,朦朧中可見英姿颯爽的龍衛三護衛屹力在白日門叢裏深處,他們彼此執手守望。一道熾熱的烈火劍氣刺穿了我的胸口,我仰天長笑,轟然倒地。

                “逍遙扇!”人群中一聲驚呼。

                逍遙扇

                方才那道士急忙踏步過來,卻不料被最近的武者站在上面。逍遙扇散發著熠熠光輝,如同毒藥一般的蠱惑著人心。

                剛才團結一致的人群頃刻間開始居心叵測的相互爭鬥,站在逍遙扇上面的武者被雷電劈中,耗盡最後一瓶大藥,搖晃著倒下了,下一個站上去的法師頂起了魔法盾,四周的刺殺劍術頃刻令他魂飛湮滅……

                我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這一群混戰的人類,貪婪,自私,相互殘殺。 那個道士遠遠看著,搖頭輕嘆。

                當一個法師瞄準時機,用抗拒火環推開四周人,準備沖上去撿起的時候,我收回了逍遙扇。

                名馬配好鞍,寶器配英雄,也許我還要在等待一些時日。

                牛魔祭司召喚出無數牛魔亡靈,暴風驟雨般地撲向這些茍延殘喘的掛著忠烈頭銜的凡人們,將他們撕碎吞噬。

                牛魔寺廟又恢復了一片死寂。

                牛魔寺廟

                我,是牛魔王,我的靈魂在廣袤的蒼月島上空巡遊,我在悄然等待。

                霸氣牛魔王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