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体育娱乐在线

  • <tr id='4Zt52p'><strong id='4Zt52p'></strong><small id='4Zt52p'></small><button id='4Zt52p'></button><li id='4Zt52p'><noscript id='4Zt52p'><big id='4Zt52p'></big><dt id='4Zt52p'></dt></noscript></li></tr><ol id='4Zt52p'><option id='4Zt52p'><table id='4Zt52p'><blockquote id='4Zt52p'><tbody id='4Zt52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4Zt52p'></u><kbd id='4Zt52p'><kbd id='4Zt52p'></kbd></kbd>

    <code id='4Zt52p'><strong id='4Zt52p'></strong></code>

    <fieldset id='4Zt52p'></fieldset>
          <span id='4Zt52p'></span>

              <ins id='4Zt52p'></ins>
              <acronym id='4Zt52p'><em id='4Zt52p'></em><td id='4Zt52p'><div id='4Zt52p'></div></td></acronym><address id='4Zt52p'><big id='4Zt52p'><big id='4Zt52p'></big><legend id='4Zt52p'></legend></big></address>

              <i id='4Zt52p'><div id='4Zt52p'><ins id='4Zt52p'></ins></div></i>
              <i id='4Zt52p'></i>
            1. <dl id='4Zt52p'></dl>
              1. <blockquote id='4Zt52p'><q id='4Zt52p'><noscript id='4Zt52p'></noscript><dt id='4Zt52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4Zt52p'><i id='4Zt52p'></i>
                Skip to main content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 » 亚游集团故事

                大藥的故事

                2016年07月02日 18:12:3110170

                卻是無情

                一:卻是無情

                晚上6點,惠急急忙忙的算好時間跑向赤月的時候,刷幻影蜘蛛的時間剛好過,惠不甘心的在跑了一圈,確定幻影蜘蛛已經全部被人打完了,不由的輕微嘆了口氣,雖然其他的蜘蛛爆大藥,但比起幻影蜘蛛來,就要差一點,惠心裏不由自主的埋怨了自己,怎麽那麽磨蹭,上線慢了一點,惠專心的電其他的蜘蛛,也只有赤月,才是打大藥最好的地方。

                突然刷新了,一下滿屏的怪,惠好高興,躲在一個角落裏拼命的電,她知道,如果電慢了,來赤月練級的,打獵的,會很多很多的,剛電完二只,果然不出所料,有人帶著記憶呼嘯而至,從天而降一群法師,瞬間把怪清的幹幹凈凈,惠急忙飛開,在其他地方找零星的蜘蛛。

                中間補了二次藥,惠心裏想著,這次打了有3組,加上倉庫裏白天打的9組,應該夠那個男人用了吧,時間還沒到8點,密了一下那個男人,號沒在線,行會戰還沒有開始,惠站在莊園,難得的清閑一下。

                想起那個男人,惠心裏瞬間甜蜜起來,認識那個男人也有大半年的時間了,惠到現在還清晰回憶起第一次認識那個男人,那時候,惠還喜歡跟著行會的法師們一起,在赤月邊炸蜘蛛邊練級順便再撿點大藥,突然來了敵對行會的一群戰士來圍攻他們,他們在行會拼命的呼救,第一個到達的,就是那個男人,雖然最後誰勝誰負,惠已經記不清了,但那個人的名字,卻悄然記在惠的心上。

                一次夜深人靜了,惠一個人站在莊園,正準備下線休息,那個男人急忙忙跑來,頭上刷著白字,收大藥收大藥收大藥,惠心突然軟了一下,密了那個男人,“我這裏有”,惠把倉庫裏,背包裏,小號上放的大藥全給了那個男人,也就20多個,那個男人嘀咕了一句“怎麽才這麽點,不夠呀”急急忙忙又出莊園去了。

                那句話,惠聽在心裏了,感覺有點難受,怎麽樣難受,自己也說不清楚,那天以後,惠不再沒事悠閑的站█莊園了,也不再跟著行會偶爾打打行會戰了,也不再東逛西逛的去隨便練練級了,惠開始跟著行會的法師們,在赤月一起炸怪,那裏才爆大藥,炸了一段時間,惠發現自己能撿到的很少,就開始自己一個人單獨去電蜘蛛,這樣撿大藥的機會大很多,雖然很危險,很辛苦,但惠一直樂此不疲,每天到了晚上8點的時候,惠就密那個男人,把打得大藥全給了他。

                惠有時打的大藥不太多的時候,看到那個男人在莊園裏收大藥,惠就在埋怨自己,下次再多跑幾次,爭取多打幾個大藥,時間慢慢過去了,惠與那個男人也混熟悉了,偶爾那個男人也會送點紫碧羅、龍手什麽的給惠,惠每次都很開心,放在倉庫裏好好的,想那個男人的時候,就會打開倉庫看看。

                有一次惠開玩笑的問那個男人:“怎麽不結婚呀,沒有你喜歡的人嗎?”那個男人倒是很誠實的說道:“沒人看得上我。”惠很想說“我喜歡你,我想嫁給你”可終究這句話,惠說不出口,只是更用心的去打大藥了,惠想自己喜歡的男人馳騁沙場,用得是自己打的大藥,惠就滿心歡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眼看著時間都過了8點了,惠不由得奇怪了,怎麽今天還沒上線,惠又密了一下那個男人,在線了,“等等”惠站在莊園百無聊賴在等那個男人,突然,刷出一排紅字“恭喜……喜結良緣,祝願他們白頭到老。”惠不相信,把聊天的內容向上翻,翻到那排紅字,惠揉了揉眼睛,確定是那個男人的名字沒有錯,惠頭腦一片空白,不知道發呆了多長時間,那個男人跑▓到惠面前,點開交易框,惠沒動,那個男人往交易框裏放了10萬金幣,惠還是沒動,惠其實很想把大藥給那個男人,可手顫抖的厲害,始終放不進去。

                那個男人密了一下惠,惠回密了一下那個男人,“我不是給了你錢嗎?”惠看到那句話,湧上心頭的千言萬語,突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我不是給了你錢嗎?”“ 我不是給了你錢嗎?” “我不是給了你錢嗎?”惠的眼前全是這幾個字,惠閉上了眼睛,點了OUT。



                緣起有情

                二:緣起有情

                打大藥,對夢來說是再熟悉不過了,赤月打大藥█,什麽時候人多,什麽時候人少,哪裏爆的最多,夢是輕車熟路,而賣大藥,夢更有心得,白天不賣,下午不賣,8點以前行會戰開始的時候,會根據倉庫大藥多少而定,要是太多,就會在8點以前賣一點,而更多的時候,卻是在22:30的時候才賣,那時候,才是大藥的最高價。

                除了打大藥,夢還會在白日門藥店,選擇藥店放二個小號在那裏,藥店裏會不定時的刷出幾個大藥出來,買才5500一個,而賣出去,卻是15000一個。有時看到周圍的小姐妹,把打到的大藥送給行會的人,夢輕蔑的笑了一下,倒貼的事情,從不會在夢身上發生。

                夢賣大藥時間久了,當然也有比較固定的客戶,在倉庫都放不了的時候,問一下這幾個老顧客,藥也賣了,倉庫也清空了,又可以繼續打大藥了。這二天夢又有了一個新的顧客,新顧客每天上線都很晚,有次夢看到半夜在行會裏刷字買大藥,夢隨口喊了一個高價,那人馬上就喊去莊園交易,一來二去也就熟了,大家偶爾也會聊二句,有時夢在赤月打大藥受欺負了,新顧客總會屁顛屁顛的第一個跑到來幫忙。

                新顧客是電器商場的管理人員,商場每天晚上10點才停業,到家差不多11點左右,上線玩到半夜2-3點睡覺,夢的時間也剛好是晚上1點以後才開始打大藥,這時候是人最少的,也是怪最多的時候,運氣好的話,二三個小時就可以打滿幾倉庫的大藥了。

                夢有次很奇怪的問新顧客,“你天天這樣晚的玩,你老婆不罵你?”新顧客很老實的說:“時間與別人的不一樣呀,以前處了二個,都是因為時間的問題,最後都分手了,現在都30了還單著呢。”聽到這話,夢有點小心思了,新顧客雖然裝備不是太好,可也還過得去,打架技術在行會也算得上前幾位,有次撿了行會的人的護身戒指,二話不說,馬上就還了,人品也可以,平時在遊戲上,也不太愛與其他行會的美女們打情罵俏。自己雖然開著淘寶店,可也是天天宅在家裏,眼看著也要過30大關了,受不了老媽不停的耳邊嘮叨,可親戚朋友介紹的,又實在沒共同語言與愛好。

                夢覺得自己應該主動一點,“你的大藥我全給你包了,要多少給你多少。”新顧客好吃驚,不過倆個人一起也算是認識有一段時間了,說是沒一點情份那肯定是假的,“是的,全包了,不過有條件,以後你遊戲上█打架撿到的裝備全歸我,行會的補充全給我。”夢狡黠的笑了一下,“當然,最重要的是,人也是我的”。

                順理成章,倆個人現實中見了面,雙方父母都很滿意,很快的就█談婚論嫁,最後用夢的話來說“這個老公是用大藥換來的”。



                莫問此情

                三:莫問此情

                拽這幾天的心情比較爽,一切如他所想願,新區開區人氣特別火爆,拽早就在為這個新區█做準備了,剛開區,拽與幾個朋友就24小時沒下線,練了幾個大號出來,目的非常明確,就是打赤月BOSS,把聖戰、天尊、法神全█包下來,然後賣高價,這樣打新區,拽已經不是一次二次了,在高中的時候就接觸的亚游集团,幾年風雨過來,拽嚴然已經成為了玩家口中所謂的職業玩家。

                刷BOSS是有時間的,閑暇的時候,拽除了在赤月練級,就是打赤月的幻影蜘蛛什麽的,畢竟那個東西運氣好的話,也會爆把裁決出來,碰上有穿得比較好的來赤月,拽他們是不會客氣,連搶帶殺,對拽來說,弱肉強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級別慢慢變高了,來赤月練級打裝備的人越來越多了,對拽來說,沒有比這個更好了,論對赤月的地圖熟悉程度,拽閉著眼睛也知道哪裏是死點,哪裏角落都打不到。

                有事沒事,拽就會往進決擇、密道的入口處,引上滿滿的怪,能到赤月來的,基本上是以法師居多,而法師又是最脆的,月魔一噴石化,基本上法師不死也得飛掉,有時就在入口處撿撿超紅超蘭什麽的,背包都裝不完。

                溜噠中,拽算著刷幻影蜘蛛的時間差不多了,打完二個,拽又飛著找,畢竟地圖太大,隨時有法師溜進來偷著電幻影蜘蛛,果然,前面發現一個小女法,正在拼命的電幻影蜘蛛,拽習慣性的點開小女法的裝備一看,普通蛇眼一對,頭上只帶了一個魔法頭盔,頓時興致全完,站在那裏看那個小女法電幻影蜘蛛,等電的差不多了,拽提手就給幻影蜘蛛下了一個毒,繞著圈一走,引來一個月魔蜘蛛,直接往那個小女法引過去,小女法嚇得連蹦帶跳,跑來跑去電幻影,結果不意外,拽的經驗到手,可也只爆了二個大藥,這時小女法也不見了蹤影。

                拽也沒▓在意,繼續溜噠,一會有個號密過來了:“謝謝你呀,謝謝你剛才幫我毒了蜘蛛,我都電了好半天了,怎麽也電不死,幸好你來了,月魔好討厭,把我咬下線了。”拽繃緊的臉抽搐了一下,不知道我在搶你的經驗還引了月魔來害你嗎?拽沒回話,繼續溜噠,拽在赤月名氣大,有很多認識不認識的都想套親近,為的就是在赤月打大藥方便。

                過了一會兒,小女法又密過來了:“你小心呀,進決擇入口那裏好多好多怪,我都死二次沒跑進來。”拽有點納悶了,這個小女法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不過拽還是回了一句“0”;打完BOSS,拽跑去決擇藥店賣垃圾東西,剛進決擇,就看到那個小女法正在奮力電一只天狼蜘蛛,拽冷眼旁觀了一會兒,忍不住密了一下小女法:“你級別那麽低,裝備又垃圾,就在赤月峽口電電就行了,跑這裏面來,路又遠,怪又多,不合算。”

                小女法沒理他,繼續奮力電那只天狼,好不容易電死了,爆了一個大藥,小女法歡天喜地的撿在背後包裏,才說:“外面人很多,很多時候,我還沒電死蜘蛛,有人就來搶我的,要是我不跑,那些人就要殺我。”頓了一下,小女法繼續說,“這裏面雖然遠,可清靜,跑進來可以慢慢電,沒人搶,可以電出好多好多大藥。”順著小女法的話,拽難得心情好一次“現在大藥很值錢吧?”“是啊,現在大藥很貴,我想電好多好多大藥去賣,然後全部換成金磚,把倉庫全放滿,打開倉庫一看,全是金光閃閃的金磚,那多開心呀!”。拽不由得啞然失笑“你不買點裝備嗎?”“買什麽裝備,不是到什麽級別穿什麽裝備嗎?”拽轉身往藥店方向跑去,覺得與這個小女法溝能有難度。

                “你去哪裏了?”小女法問。
                “我去賣東西。”拽說。
                “你賣東西怎麽跑回城呀,好遠的,我這裏有個地牢,剛才撿的,我是法師,可以不用的。”
                “……你不知道決擇有藥店嗎?”
                “有藥店嗎,可以賣東西?每次我都是跑好遠好遠的進來的。”
                “你是怎麽玩亚游的?”
                “以前讀書的時候,有時碰見同學在玩,就瞄過二眼,現在在外面讀書,感覺有時很寂寞,就想到了這個遊戲,才下載學著玩的。”
                “那你新手還知道赤月。”
                “我就只知道這個地圖,就看同學跑的這個地圖。”
                拽有點無語了,“原地不要動,我回來找你,帶你去決擇藥店,可以買紅買藍,還可以賣垃圾裝備,另外,那裏還有倉庫,可以存你打的大藥,你回城的時候,順便多買點隨機,放在倉庫裏,在決擇飛著找怪,打的速度就要快很多。”
                等拽跑到剛才小女法那裏,人不見了“你人呢?”
                “我回城買隨機呀!”
                “你不知道再打一會兒回城的時候順便買來。”
                “對哦,我忘了。”

                一來二去,拽與小女法混熟悉了,拽知道小女法的情況,小女法成績很好,保送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在那裏人生地不熟,寂寞的時候,就上亚游來看看家▓鄉人,每天11點的時候,小女法會準時下線,小女法跑赤月的時候,拽會幫她把入口的怪全引開,有一次,拽還帶小女法去打了赤月老魔,小女法很興奮,拽也會盡量抽出時間陪著小▓女法打打怪,雖然時間還是向以前一樣,但拽覺得心中有點什麽牽掛。拽覺得以前自己話真不多的,可是小女法一來,怎麽著也會多說二句,於是現實中幾個好基友都會笑拽“又談戀愛去了”。

                時間慢慢過了半年,又要開新區了,拽覺得應該換區了,可對著小女法,拽實在說不出口,沒感情那肯定是假的,小女法也曾經與拽說過,等畢業了,就不再讀研,直接到拽所在的地方找個工作,以後大家永遠在一起。拽自己也能感覺到小女法對他的那種依賴,對小女法這種沒有接觸過外面世界的人而言,有時不是光有愛就行的。

                拽失眠了,拽知道小女法的性格,是那種為了愛不顧一切的人,其實拽在現實中,自己雖然也與朋友一起合夥開了一個很小的汽車修▓理廠,可面對小女法,拽不是自卑,而是感覺小女法不應該過著跟他一樣的生活,拽想著,小女法應該在很大型的科研公司裏█,有很好的工作環境,小女法的老公,也應該與小女法一樣,屬於高學歷高收入的人群,這樣,才是小女法應該過的生活。

                換新區了,拽有點空落落的,當拽跑進莊園與別人交易聖套時,突然,“拽,你在哪裏,知道我很想你嗎?”“我知道你在新區,我好想好想你,拽回來吧。”拽呆住了,換了新區,拽同時也換了名字,就是不想讓小女法知道他在哪裏,拽呆呆地站在那裏,眼圈瞬間紅了,很想很想抱住那個小小的號說:“寶貝,我真的很喜歡你,我真的好想跟你在一起。”可是那一刻,他更明白,有時舍得比得到更重要。

                情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